&傲曼∮

腐女一只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四大恶贼(主贼眉鼠眼)

好久没有更新了,高一住校党,天天在学校(监狱)里,一堆规矩,没办法玩手机
十一

回家,贼眉鼠眼好久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家了,贼眉鼠眼跟着乱臣贼子,走进了戒备森严的城堡,看着城堡的上空乌云密布,看着直达云霄的电柱,看着一排一排的士兵,不禁觉得在这个地方住的人一定很厉害,小鼠放慢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切,巡逻的士兵个个都向身前的二哥鞠躬致敬,小鼠也吸引了他们的目光,贼眉鼠眼跟着乱臣贼子跟的更紧了,到了乱臣贼子的办公室小鼠才敢把憋在肚子里的话全部说出来

“二哥、二哥,你的城堡好酷呀,和大哥的完全不一样,就是天气不好,不见阳光”

乱臣贼子淡定的走到办公桌后坐下,伸了个懒腰“哎~别在意这些细节了,因为我想要的就是这种天气,我要利用这天气,给你说了你也不明白,四弟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”

“那个、对不起了,我见识太短了”小鼠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乱乱仔细的观察着小鼠,沉默了一会儿,小鼠见自己二哥突然不说话,感觉他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我表现的不好吗,自己被二哥嫌弃了吗,二哥他会讨厌我吗

“四弟,嘻嘻~你害羞了”乱乱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的四弟

小鼠猛的抬起头,有些生气的看着乱乱“二哥,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嫌弃我了呢,你讨厌我呢”

“开个玩笑嘛,我怎么能嫌弃我家的四弟呢,过来吧我告诉你,如何处里这些文件和花果山的内部工作”说着就从桌子的抽屉里,拿出来一大叠文件“砰”的一声放在桌上,小鼠害怕的看着这么高的文件

“这、这么多吗,都是给我的,二哥~不能少点吗”这么多工作,以后还能不能出去玩了,小鼠郁闷了

“这是第一层一直没有人管理,一点一点堆起来的,而且有一部分的重要的文件,我已经帮你解决了,我可以陪在这监督你批文件,毕竟一回生二回熟,慢慢你就会了”乱乱从椅子上站起来,把呆在那里的小鼠拉了过来,让他坐在椅子上,无奈这里就一把椅子

“赶快开始吧,要不然到明天早上你也改不完”

“那二哥你说过,要监督我,那么我会快点做完的,好让二哥你早点去休息”小鼠突然来了干劲,开始认认真真的工作,乱乱看着他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。。。。。

乱府

“大少爷,大少爷,别再写了,快来吃口饭吧,我喂您也不吃,再这样我们会被罚的”

“就是少爷,您快吃饭吧”

两位女仆正围着一个低着头看书的紫发少年转着,紫发少年的眼中只书上的文字,他不耐烦的说道“你们都给我让开,别再这里妨碍我,没看见我还有好多的书没有看完吗”说完指了指书房里的一堆书

“可是,少爷你不吃我们没有办法交差呀”

“行了行了,你们放到这吧,我一会自己吃”

“太好了,谢少爷体谅,我们先告退了”说完就拉着另一个女仆走出了书房

“哎,真麻烦”乱乱端起碗,细细的嚼着,一阵微风吹过荷塘,荷花和荷叶迎风招展,微风吹进窗户,乱乱的刘海也迎风而动,青年时候的乱乱,白皙的皮肤上干干净净的,眉目清秀,是一个十足的帅哥“报,大少爷老爷他叫你过去”一个佣人的声音传入乱臣贼子的耳朵,乱乱摆了摆手,示意让他退下

“哎,该来的我果然还是躲不掉”

。。。。

“你这个孽障,这次的考试,你为什么落榜,你平时成绩那么好,为什么这次却放弃呢,你难道不想做官,来人呐,给我教训教训他,让他长长记性”突然出现几个壮士,准备拉着乱臣贼子出去,乱乱只是发出冷笑“你果然在乎的只有这些,你不配为我的父亲,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,只有母亲了解我,而你却亲手杀毒了她,原因就是她知道的太多,胡扯,你根本我不爱我母亲,你只是再利用她利用他的家族背景,来满足你自己的私欲,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以为我会在任你摆布,你夺走了我的一切,你也别想好过,我会亲眼让你看见我夺走你的一切”

“小兔崽子,长能耐,给我打他,让他明白谁才是一家之主”,乱乱一下子放倒了两个人,可乱乱还是不擅长近战,他们突然都冲了过来,把乱乱按倒在地,不停的打着,乱乱用巧力从他们几人的围攻中逃出

“咳咳、咳,果然,我还是更擅长远程攻击”

突然乱府的被打开,一群人冲了进来,

“皇上有旨,让乱府公子随我们进皇宫,乱臣贼子是今年皇上亲点的状元,封为重任大臣”,乱父一下子就懵了,重任大臣

“呵~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,‘父亲’我要走了,你以为你能瞒住我,不让我知道皇上在京举办的考试,你还想用官的身份控制我,别再傻了”

乱乱被扶上马,跟着官兵离开了。。。

不久,乱父的官运一直不如意,慢慢生病死了,这个乱府倒了,“哈哈,‘父亲’看见了吗,你的一切没了,哈哈哈...”乱乱在京城安了家,然后,,,

“二哥,二哥,你怎么了”小鼠看着眼前的乱乱

“没事,我只想起了什么,发了一会呆”乱乱尴尬的笑着,小鼠也没有多问继续呆呆的看着文件

“怎么了,有不认识的字吗”

“才没有呢,这些字我都认识,只是...只是”

“只是什么”

“饿了”

乱乱扶额叹气,不过真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认识了这么多字了

“鼠,,,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吃饭”

“嗯嗯嗯嗯”小鼠开心的点头

在走廊里

“鼠,你不是山贼吗,你认识的字到是不少”

“额,谢谢夸奖了,我也就只认识字,对一些高大上的成语句子,我还是理解不了,以前我父亲还是山贼时,有时候会抓到几个书生,教我读书”

“你父亲很爱你吧”

“那当然了,可我却...却”

“怎么了,四弟”

“没事,我们什么时候到餐厅呀,我快饿死了”

“一会就到了”四弟还是太单纯了,越单纯的人就越容易被别人的语言伤到,太容易相信别人,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

【戬情犬意】

十六
哮天犬听完丞相安排明日如何对付朝歌后就离开了,漫步在后花园中,他不喜欢这些有名的美丽的花,看着有些心烦,最近哮天犬一直在想白泽的事看什么都有点烦(除了自家主人),丞相他们都非常喜欢来这花园看这些花,心乱了来这散散心就好了,而妖的心乱了也许只有发泄出来才会好受一些吧,妖和人就是不一样啊,,,他来到一片树林前,轻松的跳上了一棵树,坐在树上看着远方,以前自己经常这样,漫无目的看着,想着一些什么,心里乱乱的,“哮天,你怎么在这呀,我找了你好久”杨戬的声音打破了哮天犬的回忆,哮天犬向树下看去“主人,我来这散散心,你不用担心我”说完就跳下了树,杨戬轻轻的摸着哮天犬的头,哮天犬也习惯了被抚摸的感觉,尾巴不禁的摇了摇,“哮天,不要离开我的视线,好吗”,哮天犬想了想自己又不是小孩子,不需要看的这么紧吧,迟疑了一会儿,“好,我听主人的”哮天犬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戬,杨戬明白哮天犬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,他还没有习惯和我们一起生活,还像以前当妖一样喜欢一个人待着,想着自己的事,哮天犬只向杨戬露出最阳光的一面,哮天犬的笑容十分可爱,露出小虎牙,深深的印在杨戬心里,,,“哮天,我们走吧”杨戬突然拉住哮天犬的手,哮天犬害羞的轻嗯了一声,看着主人的背影,好像一个人,好像,,,好像白泽,“泽”哮天犬嘴里突然冒出的声音,让杨戬停下了脚步,哮天犬从模糊意识中醒过来后,连忙捂住了嘴,杨戬松开了拉着哮天犬的手,“你很想他吗”杨戬背对着哮天犬,“主人,我,我没有,我刚才只是...只是”杨戬打断了哮天犬的话“你忘不了他,对吗...”“主人,我”“别说了,我都明白”说完杨戬就跑走了,留下哮天犬一人,哮天犬捂着头,自己怎么会把主人看成白泽,我这是怎么了,刚才视线怎么模糊了,忘了他,让我忘了他吧,曾经抛弃了我,为什么还要回来,心好痛,明明我喜欢,喜欢主人啊....

【戬情犬意】

十五
“天狼,天狼,快醒醒别睡觉了,起来吃饭了,我刚才打到的猎物”白泽轻轻的推着天狼星,“不嘛,让我在睡一会,泽哥哥~”天狼星歪着身子冲着白泽卖萌,白泽一脸无奈看着小狼崽“谁让你晚上给打了鸡血一样不睡觉,快给我起来”伸手抓住天狼星的尾巴,天狼星一个激灵坐了起来,刚想反抗就被一把抱了起来,“喂!你干嘛,放开我呀”“嘻嘻,走吃饭去 ,天狼你真可爱”白泽在天狼脸边蹭了蹭,天狼星不在反抗脸红了起来低着头“臭白泽,要、要是不够吃本大爷为你是问...还有谁、谁可爱了”“好好好,小少爷,不够吃的话,你吃我好了,我整个人都是你的...只要...你开心...就好了”眼前的一切突然开始消失“哮天,哮天,快醒醒”
“白泽,白泽别走,不要离开我,白泽”哮天犬猛的从床上坐起“白泽!”哮天犬睁开眼睛看到的不在是白泽眼睛里有一些失落,却还是露出笑容“主人,对不起啊,我刚才做了个噩梦,没有吵到你吧”杨戬看得出,看得出哮天对白泽的感情微微一笑,拍了拍哮天犬的肩“没事,我刚才去晨练刚回来,早上看你还没有睡醒就没有叫你”“主人,饿了吧,我去给你拿饭”起身就向膳房走去,“哮天”“怎么了主人,唔”杨戬抱着哮天犬的腰朝着他的唇亲去,这个吻很温柔“早安吻,喜欢吗,你最近睡眠总是不好,每天无精打采,还是我去给你拿吃的吧”说完就离开了,哮天犬呆呆的在那里,轻轻的摸着主人亲过的唇“喜欢...”哮天犬看着主人离开的身影,“白泽,对不起...我的心容不下第二个了...”

[戬情犬意]

十四
哮天犬转过身子,对杨戬笑道“主人,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”杨戬摸了摸哮天犬的头“去睡觉吧”,哮天犬看着主人,“主人你不去吗”“我一会就去,我先去散散心”“主人,我陪你”“不...不用了,你先去睡觉吧,听话乖”对话结束后,哮天犬也不在问什么,乖乖的自己回房间了,杨戬走到了湖边,看着湖水中的月亮,呆呆的站在哪里,“我...为什么保护不了你,明明我是主人,可我连你也...”杨戬觉得自己好像哭了出来,怎么也忍不住,哮天你的过去都经历了什么呀,杨戬突然听到了脚步声,“杨戬,你真的喜欢哮天犬吗”,杨戬转过身见是姜丞相连忙行礼“丞相,你怎么来了”姜子牙还是重复的那句话“杨戬,你真的喜欢...”姜子牙还没有说完,杨戬突然说“我爱他...如果丞相讨厌,我们伐商的任务完成后,我会和哮天犬离开的”姜子牙淡定的说“你误会了,我不讨厌你们,如果你真的想好了,我不会拦你,我来找你也只是因为白泽和哮天犬他们,白泽和你一样,对哮天犬来说都是最重要的,如果问哮天犬谁更重要,其实哮天犬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哮天犬只是不想忘记另一个人,他对那个人还有感情,这份感情让哮天犬他放不下,你也好自为之吧...”说完转身离开了,留下来杨戬一人,杨戬心里也明白,自己一个人承受一切是哮天犬的风格,“我能改变你吗,哮天...”

【戬情犬意】

十三
“大姐,大姐,你刚才去哪了”凤青青见妲己回来了,马上跑去迎接,妲己倒是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床边坐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申公豹见状连忙问“大姐,你怎么高兴,是知道怎么对付西岐了”“对付西岐我自有办法,我高兴的是白泽,对西岐有了恨意”妲己胸有成竹的说,“大姐,你真的信任白泽吗,万一他...”“公豹,我当然不全相信他,他也是有私心的,我们之间只不过是合作关系,但是我要白泽全相信我,他现在对杨戬的感情已经达到我的目的了,但是还是不够,我要让他对杨戬恨之入骨,姜子牙一定会参与这件事,让他与杨戬,姜子牙为敌,我们趁机把杨戬姜子牙,连白泽也除掉,只有没有姜子牙,我们必胜”,申公豹早就看不惯白泽了,他死了也好,但是还是有点担心“大姐,白泽他能拦住姜子牙和杨戬两个人吗”,妲己见申公豹还是不放心,“公豹,白泽他可厉害着呢,拦住他们绝对没问题,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,但是,我们还呀制造点麻烦”妲己一脸邪笑....

【戬情犬意】

十二
白泽回到了朝歌,慢慢的走到了亭子里,走在凳子上,他感觉自己眼泪流了下来,滴在桌子上,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“啧啧啧,白泽大哥,你这是怎么了”妲己微笑的走过来,“我的私事和你有什么关系”白泽和以前一样,说话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改变,只是坐在那里,“白泽大哥,你这话可就见外了,你的那些事我能不知道,去找杨戬他们了,看你这样,一定是一次不愉快的见面,你这样对他,真的值得吗?他只不过是...”“闭嘴,我就是爱他,你有什么资格说他”白泽对的妲己大声的说道,“白泽大哥,冷静冷静,信任是一张纸,折过之后,不管你怎么撑开,总会有痕迹,那是你不过怎么努力都无法弥补的,更何况他已经找到了更好的人”妲己连忙说,白泽站起来“我要杀了杨戬,把天狼抢回来,我想让你陪在我身边”妲己跑到白泽身边“我可以帮你消除哮天犬的记忆,让他记忆里,只要你,我们一起灭了西岐吧”“好”白泽坚定的回答道,白泽的眼睛变的忧深起来,深的让人看不透,,,

【戬情犬意】

十一
“啧...白泽明明是你不要我的,现在却...把我当什么了”哮天犬在心里想着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杨戬房屋门口,“灯还暗着吗,主人是在等我吗...”哮天犬迟迟没有去敲门,只是站在门外“我今天还是一个人睡吧”刚转身,门突然开了,杨戬从后面一把抱住哮天犬“你怎么现在才回来”,哮天犬也吓了一跳,看见主人抱住自己,脸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,“主人,你这么担心我吗”哮天犬微笑的说,“哮天,我怕...怕白泽从我身边把你夺走”声音有一丝颤抖,哮天犬转过身轻轻的亲了杨戬一口说“主人,我不会离开,我永远在你身边”,杨戬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杨戬把哮天犬拉进屋“今天晚上,你能接着陪着我吗”哮天犬点了点头,被主人拉到床边坐下,“哮天,饿了么,我去给你拿点吃的”杨戬刚要离开,哮天犬一把拉住杨戬的手“主人我不饿,你不用这么关心我,别累坏了你的身体”,杨戬伸手摸了摸哮天犬的头“我没问题的,你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,你不饿的话,那就先休息吧,累了一天了”,哮天犬乖乖的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,睡的还很香,这时杨戬突然站起来走到了房外“出来吧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了”,一股白影突然出现在了杨戬的面前“离天狼远点!”杨戬马上闪开亮出兵器“他叫哮天犬,应该是你离他远点,你只会伤害他”,白泽压住心中的怒火“没错,我曾经是伤害过他,伤的很深,你就知道我不难过吗,我和他分开之后的百年间我何时不想他,我与他百年的关系,岂能是你这才活了几十年的人类可了解的”,杨戬不紧不慢的说“是,我是不了解,但我知道我爱他,他是我的,活的长又如何,不懂的珍惜的你,不配待在哮天身边”,“你不要得寸进尺”白泽大声说道,拔出宝剑自杨戬刺去,这时哮天犬突然出现冲到了杨戬身前“白泽,住手!”白泽马上停了下来,站在那看着哮天犬“天狼...你真的...”,哮天犬刚想说话,只见白泽化做了一股白烟向远去飘走了

【戬情犬意】


在房内,杨戬抱住哮天犬说“丞相说你是我们反败为胜的关键,是我们战胜...白泽的关键...”哮天犬愣了一下,红着脸说“主人,我真的想帮助西岐帮助你...”哮天犬可以感受到杨戬的呼吸,“看来,我必须要去朝歌找白泽了,我想和他谈谈”哮天犬表情有一点忧伤,杨戬心里也不是滋味“你能...安全的回来吗,我不想失去你!”这时杨戬捧住哮天犬的脸,深深的吻了下去,这个吻印在了哮天犬的心里,让他舍不得分开,但哮天犬还是克制住了自己,推开了杨戬说“主人...还不是时候”这时,俩人沉默了许久,哮天犬先开口“主人,我现在要去找白泽了,你放心吧,白泽...不会伤害我”此时朝歌,白泽静静的坐在亭院中,四处无人,哮天犬专门观察了一下朝歌的地形,看见妲己申公豹他们和朝歌的大王一起 ,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,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,哮天犬出现在了白泽的背后,“天狼...你来了”白泽说到,哮天犬没有出声走到白泽身边,“你,为什么要回来找我”白泽起身抱住哮天犬“天狼,我想你,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了,可我就是忘不了你,我对你还有...爱,天狼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不会离开,如果可以从头再来,我...”“住口...别说了”哮天犬一把推开了白泽,“天狼,你还在恨我吗”白泽目不转睛的看着哮天犬,“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天狼星了,我现在是哮天犬,我有主人,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去流浪了,我有了新家...白泽,就算我不恨你我们也不可能了”哮天犬低下头不再说话,“你是因为杨戬才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,他真的比我好吗!”白泽突然吻上了哮天犬,哮天犬奋起抵抗,白泽要破了哮天犬的嘴唇,一股血腥味在两人口中,哮天犬用法力打了白泽一下,趁机马上飞走了,留下白泽一人“,吓到你了吗,天狼我会比杨戬更好,你是我的人”白泽暗暗地下定决心

【戬情犬意】与正文无关


“杨戬啊,我多希望你能参加我的婚礼”
“当我的伴郎”
“我们只少能一起走过红地毯”
“我多希望你来参加我的婚礼”
“就算砸场子也好”
“我一定会跟你走”
“我多希望你来参加我的婚礼”
“只是让我看上你一眼我就满足了……”
哮天犬坐在杨戬的墓前一声一声的说道。

吃了吗?”
“嗯”
“睡了吗?”
“没”
“晚安”
“恩”
即使是这样的对话……也好想听你回答……
可是……为什么……你再也不能回答了呢?
不能哭。
哮天犬握紧了拳头。
因为……他喜欢我笑啊

哮天犬向杨戬表白过三次
第一次是在高中“我喜欢你”哮天犬说道“想抄作业就直接说我会给你”杨戬轻轻的回道
第二次是哮天犬当了杨戬的秘书“我喜欢你”哮天犬说道
“不想加班就直接说,我会批准你请的假”杨戬说道
第三次是哮天犬的婚礼上“我喜欢你”哮天犬说道“别说了,我会带你走”杨戬抱住哮天犬说道